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网友之声 / 正文

陶文庆:西方政要怎看西方问题?怎看中国? 

2022-08-05 13:14:22 作者: 陶文庆(文磬)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西方啥样?有问题没?严重不?听别人说,不如听他们自己的政要怎么说。英国前首相说,要“治愈自己的政治创伤”,否则“就不能有所作为”。

西方政要怎看西方问题?怎看中国?

——从布莱尔最近一次演说谈起

【提要:&西方啥样?有问题没?严重不?听别人说,不如听他们自己的政要怎么说。&英国前首相说,要“治愈自己的政治创伤”,否则“就不能有所作为”。&西方其实不能也没有理由、没有资格将自己的“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认定为“民主”,自认是“民主国家”。而将中国“有民主有集中”的选拔领导人方式及民主参与、民主监督、民主协商,视为不民主,并说“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且要以此说自己是“维护民主”,还要以此作为与中国作对的口实!】

一、西方社会啥样?有问题没?严重不?听别人说,或许还有疑惑,听听他们自己的政要说,应该比较可信

西方社会到底是啥样?最近,在媒体看到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一次演说中,“如实”的解析了西方的问题。从这位政要所言,应该可以让人们更“踏实”的认识西方社会的问题。

布莱尔在这次演讲中分析了1945年以来国际局势演变,他说:

“1945年,面对欧洲国家之间的冲突引起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西方不得不创建新的国际治理、防务机构和欧洲合作机构。

1980年,在多年的核扩散压力之后,我们推动苏联的最终解体和自由民主价值观的胜利。

欧洲和平了,苏联解体了。直到本世纪初,西方民众的生活水平和实际工资都有所提高。形势在改善,西方很强大。”

不过,布莱尔接着坦承了现在西方出现的问题:

“但在2022年,我们有理由说,对于西方很大一部分人来说,生活水平停滞不前,数百万人在基本生存线上挣扎,通货膨胀压低实际工资。拿英国来说,很快就会征收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最高的税收,面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支出,然而公共服务却面临崩溃。尽管国民医疗服务体系目前占日常公共服务支出的44%,但它几乎瘫痪了。在不同程度上,我们可以在西方各国看到类似的情况。

……新型疫情造成严重冲击,乌克兰冲突更令问题雪上加霜。

过去15年来民粹主义泛滥。传统政党眼看着自己被新一代的激进分子推翻,传统政治被搅乱,被贴上“精英”标签遭到民众谴责。右翼倒向民族主义,认为文化问题和经济问题同等重要;左派想靠传统国家权力解决不平等,拿身份政治推动激进主义。新的政党不断涌现,绿党、中间派,还有极端的左翼和右翼。

在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西方政治陷入大混乱,陷入党同伐异、丑陋、无效的恶斗。”

西方社会的问题,由这位西方的政要、英国前首相如此深入、具体的表述出来,还是很应该令人“刮目相看”的。从此中的确可见,西方社会的经济、政治问题都很突出;也让人看到已经有多严重。

人们还能看到布莱尔先生在这个演讲中突出表述西方社会的问题之后的一段话:

“关键在于实际效果。不管是不是民主国家,政策的效果都会检验领导人和制度的成色。

民主面临的挑战是效率。政治宣传中总是说民主是透明、诚实和可靠的。这些很重要,但不能取代效果。最终,约翰逊倒台的原因不仅仅是丑闻引发的愤怒,而是对英国未来缺乏规划。 当可靠性都没有时,就什么都谈不上了。”

这是大实话,的确点出了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效果”。西方至今还在标榜他们的“民主”。而布莱尔先生在提出一个真切的问题:效果。

这是在说和问:西方社会现在是自己说起来“民主”,而“实际效果”呢?是有效的选出了精明能干的领导了?是社会因此治理的很好吗?

从布莱尔指出西方问题的表述中可见,答案是:没有。效果很差,西方“民主”面临的是“没有好的效果”。

而继续固持这样的“无好果民主”,能强大?长治久安吗?

怎么办?布莱尔先生在演讲结束前,说了一句语重心长、发人深思的话:

“最后讲一点:除非我们治愈自己的政治创伤,就不能有所作为。”

西方社会,现在应该做什么?英国前首相说,是要“治愈自己的政治创伤”,否则“就不能有所作为”。

希望这句话对西方认识自我,对世人认识西方,都能有作用和意义。美西方是该好好想想,现在应该做什么?面对这些问题,不去解决自身的问题,只是一味的要削弱别人,要搞代理人“热战”乃至“新冷战”,就能行吗?

其实布莱尔先生的“最后讲一点”,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行!“除非我们治愈自己的政治创伤,就不能有所作为”!

二、西方怎么看中国?

这里不妨从西方一位企业家的言论来看。

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瑞·达利欧在其一文中说:“

在选择领导人方面,大多数中国人认为,让有才能、明智的领导人挑选领导人,比在一人一票的基础上让大众挑选领导人要好。很多中国人认为,大众会一时兴起地选择领导人,不是根据自身利益,而是根据候选人为了赢得支持会给他们什么来做决定。”

这里或许要指出,这位西方基金公司的创始人对中国选拔领导人的理解,虽然有其真确成分,但可能并不完全。中国选拔领导人恐怕并没有只靠“有才能、明智的领导人挑选领导人”,中国选拔领导人的制度程序比他理解的要复杂的多。比如,还要长期的贤能实际考察、锻炼,同时也要民主推荐、选举,等等。在一定意义上,或可说,中国实行的是“有民主有集中”的选拔领导人的方式。

而对西方的“民主选举”,不但中国人,西方社会也应该在其社会实践中确实的认知:西方“民主”的让大众“一时兴起地选择领导人,不是根据自身利益,而是根据候选人为了赢得支持会给他们什么来做决定”,的确是“效果不好”。西方民主,已经确实是“无好果民主”。

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还说,“中国人认为,就像柏拉图认为的和许多国家所发生的那样,在情况非常差的时期,随着人们围绕不同的政策方向展开争斗,而不是支持坚强能干的领导人,民主国家容易陷入功能失调的无政府状态。……”此言很有“意思”。其实这并非中国人认为,这应该说是西方“民主”社会的现实。美西方应该如实地看看,自己社会“民主”的现实,是不是这样?

应该说,在“社会民主”上,中西方是可以各自通过实践来比较,看中国这种“有民主有集中”的选拔领导人的方式等民主模式和西方“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选领导人的“民主”方式,各自的效果如何?

可以说,在西方民主现今的现实效果之下,美西方现在已经更没有资格和实际效果来支持他们对自己制度中的“民主”的自傲与固持。

西方其实不能也没有理由、没有资格将自己的“人手选时一票定乾坤”认定为“民主”,自认是“民主国家”。而将中国的“有民主有集中”的选拔领导人的方式以及民主参与、民主监督、民主协商,视为不民主,并说“中国不是民主国家”,且要以此说自己是“维护民主”,还要以此作为与中国作对的口实!

陶文庆(文磬)

备案个人主页中文域名:

http://www.陶文庆.cn

个人主页_风闻

https://user.guancha.cn/user/personal-homepage?uid=80966

个人知乎主页

https://www.zhihu.com/people/twq5105

====

参阅资料:

托尼·布莱尔:西方失去主导权时,对华要清醒而不恐慌 https://www.guancha.cn/tonyblair/2022_07_26_650968_s.shtml

瑞·达利欧:中美存在各自“宁死也不愿放弃的不可调和的差异” https://www.guancha.cn/RaymondDalio/2022_07_24_650702_s.shtml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