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宋鲁郑:美国正走向不可治理

2022-07-03 10:47:10 作者: 宋鲁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震惊世界的事件一个接一个,从特朗普当选,到占领国会,再到不断发生的种族之间针对学童的枪击案,再到今天的最高法院裁决。然而,这还只是开始,也还不只是美国,整个西方更超出全球想象的事件和历史性大倒退还在后面。

宋鲁郑:美国正走向不可治理

8、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冒天下之大不韪最终宣布取消宪法对女性堕胎权的保护,仍然震撼了全美、全球。

美国民众立即涌上街头,开始了持续至今的抗议浪潮。震惊的世界也纷纷作出了愤怒的反应。

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严厉批评称:“获得安全、合法和有效的堕胎权深深植根于国际人权法中,但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剥夺了美国数百万女性的自主权。”这话实是批评美国违反了国际人权法。

美国的盟国加拿大、法国、英国和德国的最高领导人罕见地走向批评的第一线。英国首相约翰逊评论这是“倒退了一大步”。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堕胎是所有女性的基本权利,他希望声援那些“自由遭到美国最高法院破坏的女性”。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除了表示震惊和对数百万即将失去堕胎合法权利的美国女性表示同情外,还指出:“任何政府、政治人物或者男人,都不应该告诉女人她的身体该做什么与不能做什么。”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法国媒体的看法。除了认为这是历史大倒退之外,还尖锐地指出:美国最高法院一方面在保护枪,另一方面却向女人们开战;这严重损害了它的软实力,将有利于中国。

5、

哭泣的抗议者(图/“今日美国” )

“美国倒退150年”

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美国最高法院居然还能做出这样历史倒退五十年的决定,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现代国家。拜登总统甚至批评最高法院是列举了十九世纪将堕胎定罪的州法律作为依据,把美国带回150年前。

最高法院这个裁定不仅是历史性倒退,它对女性特别是女性中的弱势群体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富人可以跨州甚至出国去堕胎,但穷人就只能束手无策、听天由命。

美国是一个刑事犯罪极多、且犯罪增长率极快的国家,自1970年以来,美国的人口增长不到30%,监狱人口却增长了七倍。在监狱犯人人数和占总人口比例两方面,都名列世界第一:美国人口占全球不到5%,却关押了全球25%的犯人。

美国50个州的监禁率超过世界其他国家,这其中性犯罪的比例很高。据联邦调查局(FBI)“年度统一犯罪报告”的统计,男性犯罪比例最高的罪别类型是强奸(96.6%)、性犯罪(不包括强奸及卖淫,93.2%)以及违反携带、拥有武器的法律(90.4%);女性犯罪比例最高的罪别类型是卖淫及商业化色情(63%)、挪用公款(50.2%)以及盗窃(42.6%)。

也就是说,无论男性和女性,和性有关的罪行比例最高。因此有许多受害人承受这种犯罪行为的一个生理后果就是怀孕。现在这些性犯罪的受害者又再度被最高法院所伤害。

美西方一向宣称,政府不能干预个人的私生活;这既是自由,也是权利,更是人权,否则就是专制。但显然美国在面对自己时早就忘了对世界的教导。而且这还只是开始,下一步会不会取消更多的权利保护?比如同性恋的权利、避孕的权利?

更令人可怕的是,由于大型监控技术的进步,这些法律的执行有了空前的条件。历史上美国曾不断出现恶法,但民众仍然有办法规避。比如上世纪20年代的禁酒令,民众可以用医生开的处方到药房买到威士忌,仅这一个办法一年就能消费超过一百万加仑的酒。当然还有走私、自酿。

美西方一向宣称民主,可是根据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多数美国人是支持女性堕胎权的。最高法院几个人就可以否定民主原则,决定了美国女性的命运。

6、

6月24日,堕胎权支持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联邦最高法院外抗议。(图/新华社)

最高法院釜底抽薪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不管是国际政治还是国内政治,美国最高法院此举都很令人费解。

现在的美国,外有中美战略博弈和俄乌冲突,内有新一波疫情卷土重来,再加上高通胀、经济衰退的风险,尤其是国内矛盾长期高度紧张,处于一个火星就能燃起一场大火的状态——弗洛伊德事件就是前例。

按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精英应该不分立场戮力,团结应对这挑战和危机,想尽办法灭火而不是去点火,给国家以喘息和发展的机会,提升自己的软硬实力。然而,最高法院却反其道而行之,而且选在拜登出访欧洲参加G7峰会、北约峰会、欧盟峰会之际!

换言之,不但不是全力补台,而是拆台。

要知道,现在美国和中俄博弈,很大的一个手段和筹码就是价值观,却不料最高法院在这里釜底抽薪。

从制度结构来看,美国是全球少有实行三权分立的国家。每一权当然要关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司法部门当然不可能考虑全局,更不会有国际视野。这可说是美国制度设计先天的基因性问题。而且法官们也是人不是神,历史上比这更恶劣的判决也多的是,像1896年就裁定种族隔离合法。

但在任何国家,制度只是框架,是一个国家运作的基础,它要想良好运作,还是有许多条件。这其中最重要的,是社会精英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一定有共识。否则,别说国家不能良好运作,就是制度本身也会崩溃。

我们不妨假设十九世纪中叶的美国,最高法院由南方黑奴主控制,南北方价值观南辕北辙,国家还能正常运作和维持吗?事实上,仅选上一位要废奴的北方总统就引发了内战。

今天的美国其实就处于内战以来最分裂的状态,从大众到精英,莫不如此,而且无法妥协。2020年大选,特朗普不承认选举结果,也不参加权力交接仪式,甚至还煽动支持者占领国会。但苗头早在2016年大选时就已经出现了。当时民主党支持者走向街头,抗议选举结果,高喊这不是我们的总统。即便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迟迟没有按照惯例向特朗普打电话祝贺、承认败选,后来还是时任总统奥巴马亲自打电话施压要求她这样做。

所以不难理解,何以最高法院在此时作出这样的决定。因为大法官的多数都是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其中特朗普就任命了三名。同样我们可以理解,何以当最高法院作出裁定后,拜登总统打破惯例公开反对,认为”这是悲哀的一天”。民主党执政的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誓言捍卫堕胎权,公然挑战最高法院的权威。按说,三权分立,执掌行政权的总统是不能批评最高法院行使权力的,各州也应该服从最高法院的裁定。

“内爆的边缘”

对于美国的高风险现状,欧美其实都看得很清楚。

法国《观点》杂志就以封面专刊报道“美国处于内爆的边缘”。

加拿大学者、研究暴力冲突的托马斯·荷马-迪克森在多伦多的《环球邮报》上,敦促加拿大政府为美国的内爆做准备:“到2025年,美国民主可能会崩溃,导致国内政治极端不稳定,包括广泛的国内暴力”,“到2030年,甚至可能更早,这个国家可能会被右翼独裁统治。”

加拿大小说家和评论家斯蒂芬·马尔凯在《下一场内战:来自未来美国的通讯》(The Next Civil War: Dispatches From the American Future)中写得更为严峻。“美国即将终结,”马尔凯写道,“问题是如何终结。”

预测美国将发生内战的美国学者更多。芭芭拉·F·沃尔特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政治学家,在著作《内战如何开始:以及如何阻止》(How Civil Wars Start: And How to Stop Them)中写道,“我已经看到内战会如何开始的,我知道人们会忽略哪些迹象。我可以看到这些迹象以惊人的速度出现在这里。”

从人类的历史来看,只有两种情况导致国家精英分裂进而导致制度崩溃或者发生革命、战争:

一是法国大革命模式。即旧制度不愿意容纳新阶层,当时法国的国王贵族和教士阶层拒绝与新兴的第三阶级分享权力,结果导致后者和最下层的人民联手发动革命。

二是美国内战模式。虽然制度能够容纳所有阶层,但阶层之间的价值观水火不容。权力和利益都能妥协,但价值观却无法改变。也就是说制度可以解决权力分配,但却无法解决价值观差异,无法实现价值观融合。

出现这两种模式的原因也不复杂。一是经济发展产生了新的阶层,原来社会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二是全球化时代不同种族的流动。应该说,今天的美国,这两种因素都有。

从经济角度讲,全球化(去工业化)、金融化和自动化既产生了新的阶层,也使得旧的产业工人阶层萎缩,利益受到很大冲击。从种族角度讲,白人正日益成为少数,而产业工人阶层又恰是以白人为主。这等于经济和种族因素都集中体现到了传统白人群体。

现在的美国,代表多种族文化和利益的是民主党,代表传统白人的则是共和党。双方不仅基本价值观不同,比如一个认为堕胎自由才是人权,另一个认为保护生命才是人权;一个认为持枪自由是天赋人权,另一个认为保护生命才是人权。双方在国家未来命运和走向上也皆然相反。堕胎、同性恋、避孕等问题不过是两种道路对决的表面而已。

7、

一位堕胎反对者与堕胎支持者对峙(图/《华盛顿邮报》)

这一次拜登面对最高法院的裁定,他在公开批评的同时,还借机利用,为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拉票:只有获得国会多数,才能通过法律改变。

西方多党民主制度要想良好运作,关键是进入权力体系的各大政党和精英能够有共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妥协和合作,否则国家将走向无法治理。

实事求是地讲,美国并不是唯一这样的西方国家。

今年6月,法国国会选举,极左极右强势崛起,成为第二和第三大政党,国会竟无一党能过半,创第五共和新历史。过去执政党能过半,在野党也能过半,没有一党能过半则是前所未有。执政的马克龙拒绝和极左极右合作,传统右派又拒绝和执政党合作。得到穆斯林全力支持的极左和排外的极右同样是势不两立——4月的总统选举,未能进入第二轮的极左领导人梅朗雄呼吁支持者一票都不要投给极右。

不可治理,成为法国社会的高频词。

然而法国并非孤例,整个欧盟多数国家都是联合政府或者少数派执政。德国在默克尔时代还是两党联合,现在变成三党联合。最夸张的是西班牙,它不但是少数派执政,而且还是十二个政党联合!十二个政党加起来的席位都不过半!只不过其他政党要么不能联合在一起,要么能联合起来的政党席位比这十二个政党还少。这样组合起来的政府,还怎么治理国家?

今天的西方,虽然制度仍然能容纳不同阶层,但却无法解决相互之间的对立。这就如同西罗马帝国末期,它可以接纳蛮族,让他们守边境、让他们当官,甚至让他们当军事指挥官,结果却是被蛮族灭掉。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震惊世界的事件一个接一个,从特朗普当选,到占领国会,再到不断发生的种族之间针对学童的枪击案,再到今天的最高法院裁决。然而,这还只是开始,也还不只是美国,整个西方更超出全球想象的事件和历史性大倒退还在后面。

西罗马帝国并不孤独。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