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为何美国另起炉灶,组建新的贸易和技术组织

2022-05-19 10:43:36 作者: 列昂尼德· 科瓦契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正在加紧建立替代现有各国间贸易、技术和信息交流组织和机制的新组织和新机制,但把中国排除在这一组建进程之外。华盛顿正试图说服合作伙伴减少与美国地缘政治对手在所有领域的合作。

为何美国另起炉灶,组建新的贸易和技术组织但把中国排除在外

列昂尼德•科瓦契奇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列昂尼德· 科瓦契奇

4、+

美国正在加紧建立替代现有各国间贸易、技术和信息交流组织和机制的新组织和新机制,但把中国排除在这一组建进程之外。华盛顿正试图说服合作伙伴减少与美国地缘政治对手在所有领域的合作。然而,尽管美国的政治影响力很高,但该计划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华盛顿的利益并不总是与伙伴的利益相一致,有时甚至直接与其相矛盾。

例如,在美国的牵头下,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一些 APEC 成员国决定制定自己的跨境传输和数据保护规则,独立于 APEC 内普遍接受的规则。据媒体报道,作为APEC成员的俄罗斯和中国将被排除在新的数据交换系统之外。新规则将来会涵盖非 APEC 成员的其他国家。表示同意支持该倡议的国家可以相互交换信息以发展互利关系,包括扩大电子商务网络以及引入联合开发的无人驾驶车辆区域控制结构。卫星通讯社就此采访了辽宁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陈洋。卫星通讯社:为什么需要新的数据交换规则,APEC 内现有的数据保护规则系统有什么问题? 

陈洋: “跨境隐私规则”(Cross-Border Privacy Rules,简称CBPR),是由亚太经合组织(APEC)制定,旨在建立跨境电子商务中的个人信息保护规则。CBPR被APEC定义为“规范APEC成员经济体企业个人信息跨境传输活动的自愿的多边数据隐私保护计划”。CBPR目前有日本、美国、韩国、加拿大、墨西哥、菲律宾、新加坡、澳大利亚以及台湾等九个国家和地区参加。在我印象里,这并不是美国、日本第一次提出要建立将中国和俄罗斯排除在外的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了。早在2020年,美国就曾提出将CBPR体系独立于APEC框架之外。当时就有不少观点分析称,美国此举意在将中国排除在外,建立一套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方案。时下,美国、日本、韩国及台湾等七个国家和地区同意将CBPR从APEC中独立出来,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美国幕后运作的结果吧。

卫星通讯社:但是现有的APEC规则只有9个国家参与,而且中国和俄罗斯都不在其中? 

陈洋: 尽管中国和俄罗斯没有参与CBPR,但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仍执意建立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主要有两方面目的。一方面,“数据是新的石油资源”。从前,一国的发展取决于作为劳动力的人、作为天然资源和生产设备的物,以及作为资本的金钱,但现在由于人口等无法实现轻易增长,所以各个国家都在争先恐后地追求和挖掘数据资源,通过对数据的挖掘与创新,可以创造出新的财富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从某种意义上说,数据已成为21世纪的“新的石油资源”。在此背景下,基于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取得的诸多成果,令美国担忧无法在未来与中国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并担心这将直接影响美国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所以通过拉拢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来制定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来进一步地收集、挖掘数据资源,从而推进数字经济的深入发展。换句话说,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目前的举动实际是为了尽早抢占数据资源。

另一方面,则是构建数字版“反华包围网”。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通过建立一个新的CBPR,不仅能够主导亚太地区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的制定权和主导权,而且明确将中俄排除在外,实际是在数字经济领域建立起一个新的“反华包围网”。这可以说是美国冷战思维、挑起区域对抗做法的一个新的延伸,与美国拜登政府呼之欲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类似,只不过这个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是数字版而已。

卫星通讯社:这些措施将如何影响APEC 现有的数据保护和交换系统以及该协会的整体效率? 

陈洋: 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谋求打造新的CBPR将对APEC现有的数据保护规则产生的一定的影响。最为突出的就是,这个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如何与APEC现有的CBPR兼容,如果不能较好的兼容,这必然会增加企业等成本负担,不仅不利于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而且还有可能增加不必要的繁冗手续。

此外,目前推动制定新的个人数据传输规则的主要是发达国家(如美国、日本),以及在数据和数字经济方面拥有一定经验的国家(如新加坡,该国是《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DEPA)最早发起方),但鉴于亚太地区还包括一些发展中国家、数字化和数字经济发展落后国家,所以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目前推动的这项新方案,有可能会导致亚太地区内围绕数据流通产生的鸿沟未来进一步加深。

卫星通讯社:我们能否期待该组织成员国在与俄罗斯和中国的信息互动问题上保持一致? 

陈洋: 由于这个新版的CBPR目前还处于酝酿阶段,美国、日本等国没有公布相关的具体内容和细则,所以APEC其他成员国更多的还是在观望。考虑到美国将是2023年APEC的轮值主办国,所以预计这个新版CBPR有可能在明年美国主办APEC相关会议期间,会有一些新的进展。至于今后APEC其他成员国会做出如何反应,我认为还是需要根据这个新的CBPR本身而定,若它加剧亚太地区的分裂与对抗、增加地区企业的贸易成本等,相信必然会遭到更多的反对,以及其他APEC成员国的反制。

美国能否成功推动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体系、技术组织和数据交换机制,将取决于华盛顿是否能够听取其合作伙伴的关切,而不仅仅是以自己的政治利益为导向。到目前为止,即使是在欧洲更传统的美国盟友,这也没有奏效。在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会议之前,布鲁塞尔坚称美欧之间的货物贸易不能被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显然是想起了与美国对欧洲钢铁和铝征收关税的未解决争端。

然而这些提法在最终声明中没有出现。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表示,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失败后,没有计划恢复与美国的贸易谈判。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试图在欧洲自身贸易和经济利益以及从华盛顿角度继续致力于正确的政治立场之间搞起折中,她只是说:我们可以在贸易和技术委员会内部产生分歧,因为协议往往始于分歧。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