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李旭之:琉球问题的再议

2022-05-06 20:01:00 作者: 李旭之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要解决台湾问题,除了和统与武统,也要谋求其他可能的途径,其中抓住琉球问题,提出解决世界殖民时代的遗留问题,也是促使统一的一种可能。

李旭之:琉球问题的再议

作者:李旭之

1.jpg

实现祖国的统一是两岸全体中国人的历史责任与使命。岛内“台独”分子时刻有分裂祖国的可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追求和平统一,但也决不轻言放弃武力,武统是最后一条底线。底线之上,两岸中国人都有寻求任何可能实现和平统一的机会。

大陆提出和平统一政策,在四五十年的历程上,不是一帆风顺,也不会一厢情愿,岛内滋生的反统、“台独”势力,如两次执政的民进党,为祖国统一设置阻碍,为和平统一拆台,有将台湾脱离祖国,渐行渐远之势,使得大陆上下民众对和统失去期望,武统声音成为舆论主流。

要解决台湾问题,除了和统与武统,也要谋求其他可能的途径,其中抓住琉球问题,提出解决世界殖民时代的遗留问题,也是促使统一的一种可能。

一、琉球的简要说明

琉球群岛位于中国东海外围,西望中国浙闽,东入浩瀚的太平洋,各岛屿合计领土虽然不大,但如一串珍珠镶嵌在波涛中,向南就是钓鱼岛和台湾岛,共同组成中国东出太平洋的第一门户。在《隋书》中有《琉求传》,明洪武时正式受册封为列藩,奉表称臣纳贡,使用大明年号,从明开始正式称为“琉球王国”,清朝沿袭之。日本明治维新之后,走向对外侵略外扩张的军国主义之路,先是日本的萨摩藩侵略琉球,再有1872年日本强制册封琉球国王为日本藩王,终于在1879年日本强行吞并琉球,废琉球国改作冲绳县。至此,琉球王国作为中国属国五百多年的历史结束。

日本的侵略吞并,遭到琉球人的强烈抵抗,琉球国中山王尚泰曾派陈情专使到天津向李鸿章求援,恳求“尽逐日兵出境",但风雨飘摇的清朝自身难保,无力无暇庇护藩国,陈情通事林世功像申包胥一般长跪总理事务衙门请愿救国,美国从中斡旋,中日作出分岛改约的协定,即将琉球南部的先岛群岛给中国,中国则修改《中日修好条规》作为交换,给予日本片面最惠国待遇。林世功认为先岛群岛贫瘠不能立国,请求恢复琉球,但无济于挽救琉球国运,林世功悲愤中自杀殉国。林世功至今仍是主张琉球独立的一面旗帜,是琉球的民族英雄。

二战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先后对日本做出战后处置,规定日本的领土只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由盟国指定的岛屿之内,日本用武力所窃取的中国东北、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战后,美英苏中盟军分占日本,但琉球群岛归属问题没有处置,由于多种原因,战后对日本的占领和管制权完全由美军实施。

而美国所谓的“托管”琉球的权力,并非来自《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也不在联合国1947年通过的21号决议《战略防区之托管决定》(又称《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议》)之内,而是来自于1952年的《旧金山和约》。

战后世界局势发生变化,美英苏同盟破裂走向冷战,中国政权更迭,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总统杜鲁门强调说:“日本的重要性是与中国形势的发展结合在一起的”。由此美国对日管制政策加速转变,在签订合约上规定由战败国日本选择将来是与大陆的共产党政府还是与台湾的国民政府签约,这显然是违反国际法基本原则的。1951年8月15日美国公布《对日和约草案定本》,9月4日在旧金山召开对日媾和会议。

《旧金山和约》规定:“日本对于美国向联合国提出将北纬二十九度以南之南西诸岛(包括琉球群岛与大东群岛)、孀妇岩岛以南之南方诸岛(包括小笠原群岛、西之岛与琉璜列岛)及冲之鸟礁与南鸟岛置于联合国托管制度之下,而以美国为唯一管理当局之任何提议,将予同意。”《旧金山和约》是在没有中国参加之下由美日单独媾合所签订的,不具国际法效力。1950年12月4日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在《关于对日和约问题的声明》中指出:“关于琉球群岛和小笠原群岛,不论开罗宣言或波茨坦公告,均未有托管的决定,当然更说不上要指定‘美国为管理当局’的事情了”。1951年8月15日中国在《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中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现在再一次声明:对日和约的准备、拟制和签订,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无论其内容和结果如何,中央人民政府一概认为是非法的,因而也是无效的”;“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在领土条款上是完全适合美国政府扩张占领和侵略的要求的。草案一方面保证美国政府除保有对于前由国际联盟委任日本统治的太平洋岛屿的托管权外,并获得了琉球群岛、小笠原群岛、琉璜岛、西之岛、冲之鸟岛及南鸟岛等的托管权力,实际上就是保持继续占领这些岛屿的权力。”台湾的蒋介石1951年6月18日对旧金山和约发表声明:“第二次世界大战,实导源于日本侵略中国,故在各盟国中,中国抗日最早,精神最坚决,牺牲最惨重,而其贡献亦最大,对日和约如无中国参加,不独对中国为不公,且使对日和约丧失其真实性。”这是中国两岸明确美国既没有对琉球群岛的托管施政权,更没有独占权。

美国独占琉球直到1969年11月,日本首相佐藤荣作访美与尼克松总统发表联合声明,定于1972年把琉球交给日本。1971年6月,美日签订《冲绳归还协定》,1972年5月15日生效,琉球群岛归日,冲绳复县。这是美日私相授受,台湾方面抗议美国“片面将琉球交予日本”“至为不满”“至表遗憾”,大陆同样反对,不予承认。根据近年解密的有关档案,美国当时以日本同意替驻军支付修缮费和搬迁费为交换,秘密交易的。因此在协定中规定,自协定生效日起5年内,日本向美国支付3.2亿美元,作为接受美国设施、基地工人退职金和撤除特种武器等的费用。

美日《旧金山和约》与《冲绳归还协定》都直接违反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完全是非法的、无效的。

琉球不仅从历史上,而且从法理上,直到现在,日本就从来没有过对琉球群岛的合法主权,完全是美日的私相授受和窃取,授予者一方不是合法所有者,接受者一方受之就完完全全是窃取。

二、主张琉球独立的现况

战后因对琉球的主权未定,被美日趁虚私相交易,中国等国不承认日本对琉球的所谓主权。

日本重新占有琉球,实质上是殖民侵占和统治,日本政治学者以“国内殖民地”带上“国内”二字为幌子,但对琉球人实行的是继续是殖民地统治,视琉球人为贱民,时至今日,琉球仍是日本治下最落后、最贫困的地区。

1995年,冲绳一名十二岁少女遭美军强奸,琉球人爆发了反对美军基地运动,其中打出了“琉球独立”的旗号。1997年日本窃取琉球二十五周年时,琉球人上原康助氏在日本众议院等官方场合和纪念活动现场,正式提出“冲绳独立”,重建“琉球王国”等政治主张,发出了“反对日本的殖民统治”,“撤走美军基地”的怒吼。自此之后,琉球独立的呼声愈来愈高,独立运动团体兴起,2006年月刊《冲绳通信》就描写了“琉球独立”大会的情景。2013年独立组织——“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成立,学会由琉球的一些大学教授和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和市民团体成员组成,探讨独立可能性,并寻找机会向联合国陈述独立意愿,以期组建“琉球自治联邦共和国”。2018年4月学会成员亲川志奈子在联合国第17届原住民问题论坛会议上提出,日本政府应该承认拥有固有文化的冲绳人是“原住民”,琉球曾是“独立国家”,1879年被日本侵略,如今依然苦于日本对琉球的“殖民地化和军事化”,同时呼吁解决驻日美军基地集中于冲绳的问题。

2.jpg

今年2022年,推动琉球独立运动的琉球人比嘉孝昌(魏孝昌)3月20日在社交媒体透露:“明天下午4点(北京时间)发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 49 届会议关于恢复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独立的网络研讨会,包括我自己、两位夏威夷语演讲者、两位阿拉斯加演讲者和联合国专家教授Alfred de Zayas,讨论联合国需要如何解决美国侵犯人权的问题。”魏孝昌积极利用联合国这次机会,希望早日推动冲绳独立。

2021年11月8日,中国等多国起草的“殖民主义遗留对人权的负面影响”的决议草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上多数通过,旨在强调铲除殖民主义和处理殖民主义遗留对享受人权的负面影响。琉球在日本治下,琉球人不曾得到与日本本土国民同等待遇,琉球社会经济发展缓慢,民权遭受限制、打压和蚕食。驻日美军兵营基地大部在琉球,占据了冲绳岛18%的陆地面积,这支美军是美国本土外一支“从夏威夷到非洲好望角作出快速反应的部队",实质上琉球成了美日的军事前线,而且美军不断爆出的对当地人的恶行,都严重威胁着琉球人的和平与人身权益。这份决议同样也得到了琉球复国主义者的极力赞扬。

但也不得不遗憾地说,日本1879年吞并琉球,1952年窃取琉球,日本对琉球人都实行的是殖民统治,最后一个琉球国王被强制留居东京,向琉球大量移民日本人,在种族上进行稀释和同化,在文化教育上强行洗脑,去除琉球本土文化痕迹,限制中华文化在琉球传承。殖民的结果是如今琉球社会经济文化很落后,主要依赖日本政府的补贴,这正是日本的险恶之处,目的是使琉球人从心理上、经济上离不开日本。在民意调查和选举中,独立运动普遍又缺少支持,如2005年琉球大学的林泉忠通过电话调查,有效回答中24.9%支持独立,58.7%反对。2007年另一场调查中,20.6%支持独立,64.7%反对,可见独立运动的民意基础很薄弱,琉球独立运动团体的活动常常只有几十、数百人到场。

琉球人独立复国的民意较低,但对自治却有较高的热衷。冲绳人对琉球与对日本的复杂心理,类似于他们对美军基地的态度,美军基地在冲绳,虽有军机噪音,置于军事前沿,不时发生美军强奸案,但通过美军基地给琉球带来不菲的补贴奖励,使得琉球人有一种复杂的心态。

三、琉球问题的处置

有人说琉球问题是日本内政,外人不得干涉,但琉球问题本质上并不是日本内政,琉球本不属于日本,内政无从谈起。琉球问题是悬而未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又是“铲除殖民主义和处理殖民主义遗留对享受人权的负面影响”的当代关切的国际问题,国际社会完全有必要就琉球问题再议。至于所谓的冲绳人的民意如何,并不妨碍对这个问题的再议。而所谓民意,体现的反倒是日本对琉球搞殖民主义所造成的恶果,是受日本殖民同化、经济控制,违背历史事实的恶果。这样的恶果必须铲除,解放殖民地人民的人权。

琉球群岛在历史上和法理上是独立的,它虽不属于中国,但更不属于日本。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中国是二战战胜国,对战后日本的处置必须基于这两个历史文件,不能由美日单方面对琉球做出非法的私下处置,因此琉球问题完全不属于日本内政。

另外,在明朝时期,琉球王请求中国赐民移居琉球,琉球人中很多是福建人的后裔,如闽人三十六姓族群,他们将中华文化带到琉球,至今很多中国文化和习俗,如语言文字、礼仪、服饰、建筑、音乐等等仍保留着,与土著文化共同形成了琉球自己的文化习俗。同时日本对琉球的不断入侵和近代同化,琉球也移进了大量日本人,融合了一些日本文化。尽管琉球文化有中日两国的融合基因,但这些在现代国际法上不属于归属于哪国的决定因素,琉球的归属问题,唯一最正当合理的就是二战后它是悬而未决、地位未定的遗留问题。

还需要明确的是,因为琉球群岛不属于日本,而钓鱼岛也不属于琉球群岛。钓鱼岛自古只属于中国,日本对钓鱼岛提出的什么主权要求是完全没有历史、法理上的任何依据。它只是美国单方面错误地将钓鱼岛划入琉球群岛,并将琉球群岛移交给日本造成的,是非法的,大陆和台湾两岸从来不承认。

中国人再提琉球问题的再议,不应错误地将历史上的藩属国当作中国领土,或将琉球民族及文化与中国颇有渊源作为再议的理由,否则将会被看作对琉球主权有想望,而且在中日两国民族与文化上对琉球的影响如何永远也掰扯不清。再议应牢牢抓住解决琉球主权未定问题,以及落实联合国通过的“铲除殖民主义和处理殖民主义遗留对享受人权的负面影响”的决议。

琉球群岛位在中国东海外沿东出太平洋的重要面上,琉球群岛主权的最终解决事关中国的海洋战略格局。现在琉球群岛为日本窃取,美军驻军于此,这都对中国东面造成极大的战略威胁。中国既有充足的理由、也有现实的利益需要提出琉球问题再议,没有任何输理的地方。作为二战战胜国的中国,基于当时的同盟协定,理所当然地有提出琉球问题再议的历史责任和义务。任何所谓是分裂日本领土、干涉日本内政的说辞,都是极为无知无耻之言。

至于将来假如琉球实现独立,作为主权国家的琉球如何处理与中国、与日本的关系,那是琉球自己的权力,任何国家无权强迫和干涉。如果琉球实现独立,恢复琉球应有的国家地位,对于中国而言,所谓的钓鱼岛主权问题根本也就不会存在,台湾问题也很可能会加快解决,完成祖国统一。

统一祖国是两岸全体中国人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武力统一是底线选择,只要还有和平统一的可能与机会,就要寻求各种努力。再议和实现琉球独立,就是一个既合法又合理的选择。台湾问题,明面上有美国的阻碍干涉,背后也有日本的影子,如果日本阻碍中国统一,那么中国就可以拿琉球问题出来以反制日本,而且是光明正大、于理有据。

如果日本和美国势力撤出琉球群岛后,台湾将远离日本国土和美军,琉球群岛将成为一条重要的缓冲地带,如果中国利用好在琉球的影响力,那么将会对台湾形成西、北、东三面合围之势,无论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都将是有利无弊的上策之选。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昆仑策网修订发布)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