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蒋跃飞:法国大选使浊世的欧洲政坛现一股清流

2022-04-20 22:41:24 作者: 蒋跃飞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在俄乌战争影响的催化下,国际局势必将发生阶段性的质变。此时法国大选中呈现出来的清流景象,不论最终结果如何,勒庞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关键节点,发出的顺应历史潮流的声音,彰显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对国家、对历史的责任与担当,也是对人类进步事业的一种贡献。

法国大选使得浊世中的欧洲

政坛展现出一股清流

2、

当前,在欧洲乃至世界的政治生活中,令人瞩目的一件大事就是法国的大选。在这次大选中,最聚世人目光的是右翼政治人物玛丽娜·勒庞的胜选后政策,其表现出了强烈的国家自主意识,与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立场相反,旗帜鲜明地力挺俄乌战争中的俄罗斯,特别是她在马克龙指出的“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观点的基础上,更是直接提出了退出北约的主张。这样的立场主张,使得长期以来,尤其是目前处在浑浊状态下的欧洲政坛泛起了一股清流。目前看,她的支持率急剧上升,与马克龙的差距已经很小了,不出意外,在第二轮选举中,大概率会取得胜选。由于法国在欧洲,特别是在欧盟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这股清流对于欧洲乃至世界的未来必将产生重要的正向影响。尤其是在当前俄乌战争的形势下,勒庞的挺俄立场,更是在欧洲政坛上顺风倒的态势下而表现出了一种难能可贵的逆行者姿态,此举令人耳目一新,必将赢得国内更多民众的赞许和拥护。

一、欧洲增强自主意识在当今国际政治环境下具有特殊意义

欧洲各国与美国的关系从二战以后就处在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一方面,他们与美国一同从殖民时代走来,有过共同压榨和殖民亚非拉国家的经历,共同的利益使得他们在国际事务中结盟在一起。特别是随着冷战的到来,西欧各国与美国紧密地站在一起,成功地搞垮了苏联,成就了美国的单一世界霸权。在此过程中,他们充当美国的帮凶和打手,自身也从中捞到了不少的佳肴美馔。另一方面,他们也同时遭受着美国的胁迫、限制和盘剥,几十年来苦美久矣,具有急欲摆脱美国束缚的内生动力。事实上,这种努力从当初的欧洲煤钢联营到后来欧共体的成立,直到目前的欧盟,这个拥有欧洲27个国家参与的国家集团,再加上欧元的产生,其目的都是在实现欧洲国家的抱团取暖以增强对美的抗争实力。近些年来,随着英国的脱欧,在法德两国的主导下,欧洲自主的呼声日益高涨,大有与美渐行渐远的趋势,北约也是颓势明显。但是,这次俄乌战端一开,便使欧洲各国立即现出了原形,除塞尔维亚外,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加入了对俄罗斯的制裁,此举大有使得几十年努力得来的欧洲自主趋势前功尽弃的危险,搅得欧洲政坛浑浊一片。恰在此时,勒庞高举起了自主的旗帜,对当前和今后的欧洲乃至世界都具有极其重要的特殊意义。

第一,勒庞的政治主张为浊世中的欧洲政坛注入了清醒剂。这次欧洲国家响应美国的号召,群起对俄国进行制裁,表现得如此的歇斯底里,以至于其中没有表现出些许的成熟思考。待俄国在金融和能源等方面进行反制后,许多国家似乎才有所醒悟,但也是覆水难收。这时勒庞的振臂一呼,使得一些欧洲国家开始清醒起来,如果她如愿胜选,政策主张落地,必将有众多欧洲国家跟随。

第二,到目前为止,这场俄乌战争中受损最大的除乌克兰外,就是广大欧洲国家;而获益最大的恰是极力煽动战争的美国。尤其恶劣的是,美国在要求欧洲国家严厉制裁俄国的同时,它自己却偷偷地向俄罗斯大量购买石油,然后反手高价卖给西欧。这等极端自私加无耻的行径,使得深受俄国反制的欧洲国家情何以堪?美国的道义荡然无存,从反面彰显了勒庞挺俄的正义性和进步性。

第三,在俄乌战争期间召开的北约峰会上,各成员国都接受了增加军费的要求,使得许多欧洲国家被美国绑定得更紧了。这次大选中,勒庞提出的胜选后将退出北约的主张,既是对北约未来前途的一种否定,更是对欧洲国家摆脱美国束缚的积极引导和示范。随着俄国在战争中的节节胜利,此举必然会使更多的欧洲国家认清北约组织腐朽没落的真实面目。

第四,实现欧洲国家自主,摆脱北约羁绊是欧洲觉醒的重要标志。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消除美国的世界霸权,改变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是实现这一变局的题中应有之义,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必将有力地推进这一进程。现实地看,欧洲各国是美国维持其世界霸权的重要依靠力量,美国则利用北约组织对欧洲进行控制。因此,不是欧洲各国需要美国的呵护,而是美国更需要欧洲国家为其出力和充当帮凶。欧洲各国从二战以后几十年的境遇中应该认识到,美欧关系是极其特殊的国家关系,在一定意义上说,是另一种殖民关系。欧洲不摆脱美国的控制,不挣脱北约的枷锁,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自主,如此下去,没有任何前途。只有深刻地认识到这些才是欧洲的真正觉醒。勒庞关于退出北约的主张既是现实而大胆的正确选择,又代表了极具历史远见的国家与民族应有觉醒。

1、

二、正确看待俄国的地缘地位,处理好与俄国的关系是欧洲各国面临的首要课题

俄国在欧洲是一个极其特殊和重要的国家存在,欧洲各国对它的情感相应的也极其复杂。从15世纪蒙古人败退出欧洲后,沙俄便驰骋欧洲,开疆破土数百年。到20世纪末期苏联解体,特别是随之而来的北约东扩,直至目前的俄乌战争,使得俄罗斯被挤压到了极限。长期以来,俄国给欧洲人的印象就是“拜占庭人的过分讲究和沙漠游牧部落的粗狂凶悍的奇特组合,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礼仪与亚洲野性之间的较量,催生了欧洲眼前的这个强大国家。”(摘自基辛格《世界秩序》第053页)期间充满了厌恶和惧怕之情感。但残酷的现实是,俄国横跨欧亚大陆,其陆地国土面积世界第一,尽管国力有所衰落,但其军事实力依然强大,在能源和粮食等方面还是欧洲国家离不开的基本来源。因此,欧洲各国对俄罗斯的情感可谓爱恨交加。

基于此,欧洲人应该在历史与现实的结合上客观冷静地认清这样四个道理,这是解释欧洲地缘政治的底层逻辑。

第一,没有俄罗斯的安全,就没有整个欧洲的安全。二战以后,1947年3月,杜鲁门主义的提出,既是美国在全世界扩张势力的宣言书,也是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发动全面冷战的宣言书,又是冷战全面开始的标志。美苏冷战,使美苏由盟友变成了敌人。美苏两大集团在意识形态上尖锐对立,在经济上互相封锁,在军事上严重对峙。美苏两极格局的形成,使得整个欧洲陷入了动荡和危险之中。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开始是积极倒向西方的,甚至多次要求加入北约,但都遭到拒绝。俄罗斯作为欧洲最大的国家(其陆地面积大于其他欧洲国家的总和)和世界上第二大军事强国,试想,它每天像奶牛一样给欧洲各国输送着石油、天然气和粮食,但同时还处在欧洲绝大多数国家的敌视之中,整个欧洲怎么可能实现和谐与安定呢?

第二,是谁让俄罗斯感到不安全?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是远在北美大陆作为欧洲域外国家的美国。为了称霸世界的需要,美国挑起了对苏联阵营的冷战,形成了长期的东西方阵营对垒,不仅裹挟西欧国家参与其中,给世界局势也带来了长久的动荡。经过四十多年的摩擦,苏联终于被搞垮。从九十年代末期开始,北约不顾俄罗斯的反对而大举东扩,直到酿成今天的恶果。纵观这一切,都是美国操弄的结果,美国是祸乱欧洲、为害世界的罪魁。当然,西欧国家助纣为虐也难辞其咎。

第三,以苏俄为敌,既是美国称霸世界的需要,更是其绑架欧洲的需要。西欧诸国(加上后来的东欧国家)追随美国称霸世界几十年,外表看挺风光,但是最大的教训就是迷失了自我,丧失了国家主权、抛弃了国格,北约组织及其在欧洲设立的众多军事基地实际是对欧洲的绑架。个中屈辱的滋味,冷暖自知。美国灌输的所谓民主自由这套歪理邪说,以及所谓资本主义文明发展的伪历史,造就了今天欧洲社会乃至政坛精英中的“白左”群体。这是一种无形的精神绑架。这些被精神绑架的人大都盘踞在欧洲社会的上层,成为美国奴役欧洲的骨干力量。这次大选中勒庞勇敢地站出来“挺俄”、提出“退约”,展现的就是法国和欧洲精英们的觉醒与抗争。

第四,欧洲只有与俄国友好相处才能实现长治久安。俄国是欧洲各国搬不走的邻居,这个邻居的块头很大,力气很大,作用也很大。它的存在既是一只令人忌惮的北极熊,同时也是许多国家在能源和粮食等方面离不开的可爱大哥。因此,处理好与俄国的关系应是欧洲地缘政治的主题。二战以后几十年冷战和后冷战时代的历史表明,欧洲各国追随美国遏制打压苏俄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其并不能最终确保欧洲的安全,只能更加成就美国的世界霸权,而这一霸权至今已经愈益显露出其力不从心加无可奈何的颓势。因此,回顾近八十年来走过的路,欧洲各国应该坚定地做出这样的抉择:尽快挣脱北约的枷锁,解除与美国的结盟,欧盟和非欧盟国家都要以一个真正主权国家的姿态,与俄罗斯建立平等友好的正常国家关系,实现整个欧洲的大联合、大团结,共同建设一个和平繁荣的新欧洲,与广大亚洲国家和世界各国一道共同开辟人类发展的新时代。

三、应客观冷静地看待法国和欧洲的觉醒表现,不可盲目乐观

应该客观冷静地认识到,在当今法国的政坛上,顽固势力仍占据着主导地位。勒庞的这股清流在大选时可能会赢得许多民众的支持,但在极端保守的政坛上依然是绝对的少数,这股清流暂时不会改变政坛浑浊的生态。

首先,即便是勒庞本人,一旦当选也很难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因此,世人对她的立场应抱着冷静观察的态度,不可急于求成,一旦出现反复,亦属正常。

其次,就美国来说,尽管它在日益没落,但是其能量和影响力与法国乃至欧洲政坛的能力相比仍是极其强大的,即使法国如愿退出了北约,短期内也不会改变欧美关系的根本性质与现有格局。法国戴高乐时期曾退出过北约,对欧美关系和世界局势并没有产生根本性影响,因此,对这次勒庞的主张可能达到的效果,要有务实的期待。

再次,法国虽然是欧盟的领头羊,但是欧洲的政治格局整体上亲美势力依然较大,尤其是像波兰、立陶宛等国几乎是无脑地跪舔美国,因此,勒庞关于“挺俄、退约”的主张在欧盟中被多数成员国所接受,目前的条件显然尚不充分。

最后,欧洲大多数国家及其当局和政客之所以缺少历史视野和政治远见,很难出现雄才大略的政治家,根本的原因是受资产阶级地位的局限,受资本主义国家和资本集团利益的制约,再加上所谓民主政治制度的限制,政客既没有宽广的胸怀,也很难有长远的打算。所以总体看,欧洲的资产阶级还不具备引领世界历史发生根本性变化的资格与能力,实现百年变局的质变,需要欧盟之外的力量来推动。

总之,在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背景下,在俄乌战争影响的催化下,国际局势必将发生阶段性的质变。此时法国大选中呈现出来的清流景象,不论最终结果如何,勒庞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关键节点,发出的顺应历史潮流的声音,彰显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对国家、对历史的责任与担当,也是对人类进步事业的一种贡献。

本文写作于2022年4月18日

作者系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员,昆仑策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作者微信公众号“老蒋真话”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